您的位置: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> 情感专区 > 清尘浊水永生合

清尘浊水永生合

发布时间:2019-10-01 01:08编辑:情感专区浏览(106)

    文/蝶漫晨曦浊水像天边的夕阳 似乎远比彩虹更为绚丽外景分外宁静 使其更为从容 美丽黎明像一抹阳光 与蓝色眼睛交融缔造出天空的明净 使其无边的辽阔浊底的诸多生物 个个身怀绝招潜行在浊水行走 轻盈地来回游动水面舞动的浊波 隐去条条的黑影它们欺骗了阳光的眼睛 嘴巴在深谷张开如同天空的心脏 挂上幽幽的雾霾遮挡了天穹的浩瀚 抹去天地的间隙 如果丑陋的灵魂把梦想置入浊水 如同把真爱放入无耻恋人的眼里 没有尊严如同丧失呼吸

    君若清路尘,妾若浊水泥,浮沉各异势,会合何时谐?

    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  ——《七哀诗》曹植

    清尘踢着小石头,鼓着嘴,嘟囔着:“我才不要和亲呢!”

    突然“哎呦”一声,一个穿着灰色的衣服的小姑娘蹲在树下,抱着脚踝。

    清尘暗叫一声不好,不能被人发现自己偷偷跑出来了,转身就要跑,却听到了女孩低低的抽泣声。

    算了,清尘回身蹲在女孩身边。

    装作不耐烦的样子:“唉,你没事吧。”

    女孩只是埋头哭着,还把身子侧了过去。

    清尘气呼呼的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,你这是什么态度。”

    女孩露出了一只眼睛,看着他。

    清尘突然心悸了一下,她的眼睛不算美,却纯净得如同甘霖池的水,透着,不该她有的忧伤与防备。

    她的眼神让清尘无法再佯装下去,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触碰她。

    她却如同惊恐的小鹿躲开了。

    她的脸露了出来——小小的鼻子上点着雀斑,玲珑小嘴裂了一个口子,左脸颊还有一个明显的胎记。

    清尘惊讶了许久。

    女孩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整个脸。

    她一直这样活在卑微和黑暗里吗?

    清尘目光变得温柔:“还疼吗?”

    女孩怔怔地摇摇头,紧张地看了他一眼,恍然失了神,又很快低下了头。

    “我叫清尘,你叫什么?”

    好长时间,女孩都没有说出话,还是第一次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呢,看来不是清国的人。

    “嗯……我叫浊水。”

    浊水?什么鬼名字……清尘差点脱口而出。

    “你是浊国的人。”清尘思量了一下,今日浊国派了公主来和亲,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侍女。

    “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!”

    他不想她做那样卑贱的事,莫名的,想好好的保护他。

    浊水愣住了,看着他的笑。

    从那一刻,她的心照进了第一缕阳光。

    而正是这样的一缕阳光,让她沉迷。

    她用力地点点头,忍不住,灿烂地笑了,她的双眼神采奕奕。

    像是被阳光照耀下的甘霖池,连空气都闪烁着快乐。

    清尘拉着浊水在花园里捉蝴蝶,他摘了一朵最美的花插在浊水的耳畔,就像他的父王对他母后那样。

    可清尘不知道,浊水跟他母后是不一样的。

    他温柔的手拂过她的发间,她的耳后。一滴眼泪,也默默流淌。

    随着这一滴眼泪的沉落,浊水转身跑走不见了踪影,只留下了那一朵妖艳过分的花,平静安然地躺在草堆里。

    清尘的手臂悬在半空,满脸的不理解。

    他迟疑了很久,还是没有追上去。

    清尘与浊水,注定没有见面的机会。

    图片 1

    自那以后,他再没见过那个丑丫头。

    也许是因为他身边都是美丽动人的女子,他才对她印象如此深刻吧。

    一直念念不忘,她的沉默,她的单纯,还有,她的眼睛,却始终打听不到这个叫浊水的女孩。

    时间久了,他也不再问了。

    只是常常会在甘霖池,一呆就是一整天。

    十年匆匆,有多少人可以让你惦念十年呢。

    乱花渐欲迷人眼,花花世界里,不缺少诱惑。时间长了,思念就会变成执念。

    忘记了她的声音,甚至是她的样子,却忘不了自己对她长久的思念。

    那个丑丫头,是我的。

    清尘公子绝世倾城,却只喜欢丑陋的女子,这个是千家万户经久不衰的话题。

    就连民间男子也纷纷模仿,只娶丑陋的女子。

    此时,浊国已悄无声息地历经了一场大变。

    浊国总是以与清国的婚约婉言拒绝了。可是,到了履行婚约的时候了,等来的,却是一纸休书。

    休书在手,字迹俊美如他,她一遍遍抚摸,看着出了神。

    浊国提出了见面商议解除婚约的事宜,他们很有信心。而清尘心里怀有愧疚,也没有拒绝。

    她再一次走在了清国的宫殿里,妖媚如花。

    白皙如雪的皮肤,精致完美的脸,婀娜的身姿,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。

    只是这一次,她每一步都走得那样艰难。

    她心甘情愿,绝不后悔。那一缕阳光,就是她的全世界,

    近了,近了。

    他洒脱超凡的身形曾在她梦里无数次,她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模样,却永远都不会忘记他。

    身上每一处都焦灼地痛,她还是开心地笑着。

    近了,近了……

    他却冷冷地看着她,再无温柔。

    “清尘……”

    清尘听到她充盈思念的声音微颤了一下,眯了眯眼刚想开口,身后却钻出了一个灰色的身影。

    “姐姐好。”丑陋的脸毫无遮拦地露在了外面。纯洁,可爱,小鸟依人的样子贴着清尘的身上。

    她突然哑然失语了,半天没说出一句话。

    “她就是我解除婚约的原因。”清尘温柔宠溺地摸了摸这个女孩的脑袋,“我今生只愿娶水儿一人。

    她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血液逆流,

    终于还是,支撑不住了。

    至少清尘,还是记得我的不是吗……这样也好,

    现在的我……怕是没办法陪他一生一世了呢。

    图片 2

    “浊水,你要记住只有拥有美貌,才能拥有一切。母后之所以沦落到这个地步,都是因为失去了美貌,咳咳咳。”

    浊水看着已经不成样子的母后泣不成声。

    三十未到的母后皮肤已经枯槁得如同老人,没有了那令人惊艳的乌黑的秀发,而是可怕的白发。

    她粗糙的手紧紧地握着浊水满脸泪痕低沉地说“浊水,都是燕姬害得母亲成了这副模样啊。”

    突然有一天浊水看着疯了般的母后拿着一个黑色的药丸

    “浊水,你看这是什么”她的眼睛不再低沉而是发着光,“有了它,你父王就会继续爱我了,哈哈哈!“燕玲那个狐狸精永远别想跟我抢浊王。”

    浊水害怕地蜷缩着。

    母亲用力拉扯着浊水,拨开她长长的刘海,你看你的样子,你的父王怎么会喜欢你!

    母亲好像突然想到什么,温声细语地摸摸她的头:“来,浊水,想不想变漂亮?”

    浊水撇开脸,满面泪水。

    啪,清脆的一巴掌,“你这个没出息的贱胚子,给我吃,吃掉。”母亲露出凶光塞进了浊水嘴里。

    “好苦,好痛!”身体好像被一点点撕裂,浊水痛得滚来滚去,大声叫喊着救命。模糊中,她好像看到她的母亲拿着刀子大笑,一刀,捅进了腹部。

    浊水最后一点点意识被剥离,最后印在脑海里的还是清尘温柔的笑。

    燕姬娇声说道:“浊王,我们一直都没有孩子,对她很是欢喜,不如让她做我的孩子?”

    “允了。”浊王搂着燕姬的芊芊细腰,在她妖媚的脸上吻了一口。

    “浊王~”燕姬娇嗔道。

    后来,燕姬将浊水改名叫浊音,她看中了浊水惊人的美貌。

    从浊水拥有了绝世美貌开始,她日日饱受痛苦,这种痛日益增加,她不敢告诉任何人,因为美貌,是她唯一的价值。

    十年过去了,皮肤有裂开的趋势,她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。

    大多数时光,她都是在痛苦里度过,不光是身体上。

    而清尘,是她唯一的留念。

    燕姬成功爬上了王后的位置,她每天都叫着这个残害母亲的人母后。

    她可以顺理成章嫁给清尘了,她觉得自己应该开心才对,却深深的恐惧,彷徨。

    图片 3

    是啊,这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
    浊水苦笑着,清尘,你一定要幸福啊。

    浊水忍着剧痛,一步一步,走向马车,身后,是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。

    “水儿,我带你去看甘霖池。”泪水止不住地涌出,竟是生生的血水!

    “轻音公主!”她感受到了身体迅速的衰老。

    是要死掉了吗,也好,没有成为王妃,回去了燕姬也不会放过我的,没有人会为我难过呢。

    她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是他,一定是……可我现在一定丑死了……

    模糊中她想要挣脱,冰凉的感觉缓解了疼痛。浊水勉强睁开了眼睛,她躺在冰床上,清尘紧紧握住她的手,他满脸疲惫,看样子是很久未休息了。

    “浊水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浊水想说话,嗓子却火热的疼,发出来的只有哼哼声。

    “御医!御医!她醒了!”浊水模糊中只听到毁容两个字,就又晕厥了。

    恍惚,她听到了清尘说:“再也不要离开。”他温柔的抚摸让她很安心,很安心。

    这么多年,她一直活在孤独痛苦中。

    即便是死,也瞑目了,她这样想着。

    突然有一天,她觉得疼痛难忍,全身撕裂般,好像千刀万剐,好痛好痛,她咬破了嘴唇。

    一个柔软的温暖的唇却覆了上来:“浊水,坚持住好吗,为我,一定要活着。”

    我要活着,一定要……一定。

    “清尘,你干嘛老看着我。”浊水别过脸去。

    “因为我,喜欢你啊”清尘抬起她的下巴,注视着她的双眼。

    他搂着浊水坐在树下,甘霖池的水啊,被晚霞映着羞红了脸,泛起了丝丝心动的涟漪。

    清尘与浊水一起,到地老天荒,有何不可?

    文/桃叶姬图/网络 编辑/雨落

   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清尘浊水永生合

    关键词: